她从不给人,哪怕是一点点负面情绪——怀念我的复旦同学、文汇报副刊主编周毅

她从不给人,哪怕是一点点负面情绪——怀念我的复旦同学、文汇报副刊主编周毅
一大早,我师兄在师门群里,发布了周毅去世的音讯,瞬间在同学中传开,哀痛满群。周毅本年只是50岁,是我在复旦读研时的同学。当年咱们住在复旦南区研究生宿舍楼的同一栋楼的同一层,我近邻是姜丰,她在姜丰近邻。那时候,我简直每天都要去她们宿舍串门,常常吃她们四川人的克己辣椒酱。其实有时候,她的辣椒酱不是克己也是买来的,但我便是喜爱吃她的辣椒酱。我还喜爱她背的帆布包,特别浅的豆绿色。那个包她一向背在身上,长长的背带,烘托着她修长的身形,明显特别洒脱。我说包真美观!然后手里拿着很多东西伪装急需用包,她就从身上摘下包,掏出里面的东西,递给我:喏,用这个装。我大喜:不好意思啊!她依旧笑笑。她的笑总是眉飞色舞的。她眉飞色舞的姿态,会让一切为难、困顿乃至尴尬马上消失,让人觉得特别高兴。她不给人,哪怕是一点点负面心情。周毅在咱们那一届硕士研究生中,年纪是最小的,但她不像。我的年纪大她好几岁,可她的慎重深重,常常让我感觉不到她比我小。她的行为风格,反倒显得我比她小。她年纪小,却很会照料人,明理。我很羞愧。周毅长相十分美丽,高个,纯洁,一头披肩长发。我一向都觉得她长的像影星林青霞。加上她的才调和温文的性情,她是我最喜爱的同学之一。由于美丽,校园寻求她的男生不少,但她一向跟她的一位老乡,复旦其它系的一位男生谈恋爱。对其他男生的寻求,她一笑了之,不为所动。我特别赏识她的一点是:关于追她的男生,即便她不喜爱,她也不伤人。这使得追她的男生,即便被她回绝,也乐意拿她当朋友,很知己的那种。所以,她在咱们那一届同学中的分缘十分好。很多同学,很多比她年长的同学,都十分信赖她,拿她当亲人,拿她当姐姐相同的妹妹,不管男女。结业后,她去了上海《文汇报》,在副刊当修改,一向到现在。而我来了北京,开端在《三联日子周刊》,后到《光明日报》,最终又到《北京青年报》,我当记者。她做副刊,我做新闻,虽然是同学又同行,但咱们平常作业并无穿插。1999年冬季,她来北京出差。其时我刚从光明日报调到现在供职的北京青年报。咱们在北青报社斜对面不远的兆龙饭馆碰头。其时的场景我简直都没形象了,我另一位女同学(其时跟她一个宿舍住)告诉我,说咱们一同去的,还有我老公。这位女同学提示我其时周毅现已剪了短头发。我没记住咱们碰头时的详细细节,但对她剪短头发我有形象。她短发的姿态依旧美丽。从得知她去世的音讯后,我一向在回想这个场景,渐渐的想起一点小片断,依旧记不清楚。我想我真是痴呆了。但这一次,应该是咱们结业之后,我跟她仅有的一次重逢。后来,我传闻她患病了。同学说,她患病后不给任何同学朋友添麻烦。她挑选了刚强。她挑选了单独面临。她病中该是怎样的困难,我无法想像。病痛的摧残,日子的压力。她的孩子其时只要十多岁,原本单独带孩子就不简单,她这一病,不能正常作业,工资收入会削减。正需要医治的状况,她的经济负担得有多重啊?家里又只要垂暮的爸爸妈妈和年幼的孩子,她的日子压力该有多大啊?但我一向无法联络到她。她把自己彻底关闭,与同学朋友阻隔开。2008年4月,我导师贾植芳先生去世,我去上海送行。我想,假如身体条件答应,贾先生的追悼会,周毅必定会来。可是,她没有来。问了几位同学,说她托人代送先生,不来了。我知道她状况不太好。特意在上海多住一天,我想去看看她,哪怕几分钟,但她回绝了。同学跟我说,她患病后回绝了一切同学教师和校友的探望,上海的同学都很少去医院。她便是这样的,单独接受病痛和日子的一切摧残。想起这些,我的心好痛。从2008年头她患病至今,这些年,我一向都没有太多她的音讯。但我常常会想起她。我十分牵挂她。我在心里默默地为她祈求,期望她渐渐好起来。我一向信任她会好起来。出人意料的是,10月23日一大早,同学说:周毅昨夜22日10点56分安静离世。这个音讯,真如五雷轰顶。我瞬间溃散,无法自我克制。单独关屋里,哭。万分疼爱。连她最终一面都没见到。没有离别,周毅就这样,静静地走了。她永久的离开了咱们。假如这样能脱节病痛和摧残,愿她在天堂安好。愿天堂没有病痛。文/北青报记者刘晓玲